【铁丫头】

「卿涛」心·思-5(OCC)

周涛经常会反思自己,反思自己的工作,反思自己的待人处事,这本没什么出奇。但是最近周涛发现,在自己的思绪里,几乎全部都是董卿。

和董卿的每一次接触,周涛都会在脑海里,不断的回放,再回放。矛盾的,一边从平平常常的话语中硬要咂摸出一些别样的滋味,一边又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董卿对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

就比如此时,周涛一身礼服,手握话筒,站在台下。周围是熙熙攘攘的工作人员,舞台上是卖力表演的相声演员,董卿就坐在自己的身旁。

周涛眼睛盯着手中的手卡,思绪在这8分36秒的空档里,飘回了早上。

周涛,你终究还是反应过度了。

平常人,没有人会因为简单的肢体接触就一惊一乍的,对吧?平常人,和同性睡在同一张床上,没什么的,对吧?清醒的时候可以站着拥抱,躺下的时候抱一下,当然也可以,对吧?世界上那么多人名字中带有“涛”字,董卿她不一定是在叫自己,对吧?人在睡梦中口齿不清,也许董卿就是在平平常常的叫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像在自己听在耳中的那样暧昧,对吧?

对呀,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早晨,周涛,你却那样决绝的扳开了董卿的手臂,逃开了。董卿会不会误会?

身体后倾靠上椅背,趁着周围工作人员都在各自忙碌的时候,将目光落在身边人身上。卿卿是真的……好看,怎么看都好看。

舞台上镁光灯把另一个世界照得明亮,自己隐在侧幕之后,在阴影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中最最见不得光的心思再一次破土而出、生根发芽,只是这一次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再不能将在她眼中象征着罪恶的幼芽斩断于初生之时。

怎么办……

可能,真的就快要撑不住了……

“周涛?”董卿突然回头。

“嗯?……哦,快要准备上台了,走吧。”

—————————

活动中规中矩的结束,演职员们一起吃了宵夜,飞往下一站的航班是转天下午的,大家都不约而同或多或少的喝了一点酒,董卿喝了大半瓶啤酒,周涛喝的比她略多些,两人都很清醒,清醒得有一些刻意。

年轻人们借着酒意在难得的时间空档中玩得兴起,另一些人们酒足饭饱后选择结伴返回旅店。路上几个演员拉着周涛侃天侃地,董卿跟在周涛身后,偶尔带着淡笑搭着腔。

回了房间,没了旁人,周涛想戴上假面说点什么打破两人都心知肚明的尴尬,董卿却先她一步躲进卫生间。

也好,周涛想着,假面不该是戴给卿卿看的。

————————

轻手轻脚的躺到床上,背后的卿卿似是早已睡熟。

最后一晚了啊……

周涛没有丝毫睡意,听着在她耳中无比清晰的浅浅的呼吸声,感受着穿过空气辐射过来的属于卿卿身上的丝丝热量,卿卿的睡颜该是什么样?

背后是卿卿,眼前也是卿卿。

周涛在此刻选择暂时不挣扎,左右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背后的董卿翻了个身,手臂搭上周涛的腰,额头轻抵周涛的脖颈。周涛浑身肌肉瞬间紧绷,支着耳朵仔细分析着董卿的呼吸声,确认她依旧睡着,才将心一点一点的放下来。视线下落,停在搭过来的手上。

十指修长、匀称、白皙,好看。

后来的周涛想起自己此时此刻的举动,给自己下了一个“头脑非常不清醒”的定义,毕竟清醒的周涛会控制住自己的手,不会让自己在指尖轻触董卿的指腹后,鬼使神差的握住董卿的手,单方面十指相扣。

周涛不想让自己的心脏跳得飞快,周涛不想让自己激动得想哭。

手中的手指忽然收紧,十指相扣不再是单方面的,周涛心中警铃大作。董卿在她耳边低声耳语,听在周涛耳中却是平地惊雷。周涛下意识的想逃,却被董卿一个用力拉回床上,压在身下。

“周涛,你喜欢我。”

同人文的真相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距答辩只剩一周的日子选择更文

立世无痕。:

10真的无解,比如说我就要期末考了可就无比想做死,肯定等我考完就不想写了(


Emo苏:



7.8.10无解




绿毛水怪自在:







哈哈哈哈哈我被这个笑死了 7和10太精准了








风雅颂: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卿涛」心·思-4(OCC)

周涛在躲着自己。

董卿早就知道周涛会这样,根本不需要听她找的蹩脚借口。

一个人慢悠悠的晃回房间,不紧不慢的洗漱,躺在床上,翻开台本,明明是记熟了的文字,却莫名的一点都看不进去。

这张床,是和周涛一起睡过的床,是和周涛抱在一起睡了一晚的床,指尖还存着周涛的触感,鼻尖还漾着周涛的味道,董卿有些心猿意马。

“卿卿……卿卿……”

周涛的笑颜仿佛就在面前不远处。但两人之间隔着的浓雾,怎么都拨不散。

“涛……周涛……”

“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

董卿猛地睁开眼,才发现,周涛抱着被子站在自己面前。

原来刚才是个梦啊……果然她是不会那样亲昵的……亲昵的唤我“卿卿”……董卿隐在床头灯的阴影下,自嘲的笑了笑。又抬头,整理好心思,给周涛一个在灯光下坦坦荡荡的微笑:“没事,本想再顺一遍流程再睡的,没想到看到一半睡着了。”

“这边早晚温差大,夜里有些凉,我找前台加了床被子。台本明天再看吧,你早些睡,我洗漱好也睡了。”

董卿看着周涛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房间的光线陡然变暗,董卿也收了自己脸上的伪装。

说实话,董卿不喜欢周涛这样事无巨细的照顾着自己。董卿希望自己可以与周涛并肩而立,不管是在台上,还是在私下。在舞台上,周涛太耀眼,太优秀,太完美。董卿真的已经拼尽全力追赶她的脚步,但永远与周涛间差了几个很难跨越的台阶。私下里,董卿时常沉溺于周涛对她的好,然而有时将情感抽离,又总是觉得周涛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宠溺,董卿偶尔会想,她宁愿周涛回避她无视她,至少证明自己在周涛心里是特殊的那个。终于,借着此次的机会,董卿将周涛故意逼到一个避无可避退无可退的境地,看着她一个人边掩饰边挣扎,董卿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痛。

“周涛啊,周涛。周涛……涛……”

————————

朦朦胧胧间,董卿觉得一具微凉的身子向自己靠过来,缓缓睁开眼,天还是黑的,抓起床头柜的手机,才刚刚三点钟,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董卿终于看清,原本属于周涛的被子从床上消失,自己的被子也被周涛卷走大半,而罪魁祸首抓着自己的手臂睡得香甜,浅浅的呼吸打在自己的颈窝,酥酥麻麻的。董卿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吃力的单手给两人将被子盖好,明天还有工作,谁都不能生病。

周涛啊周涛,你要是醒着的时候也能这么主动就好了。

————————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漏进房间,想来天色已大亮,董卿悠悠醒转,看着自己怀里背对自己睡得安稳的周涛,笑了。回身拿了手机看了时间,再转过头来,撞进了周涛明亮带笑的眼睛。

“卿卿……”

周涛的脸一点点放大,轻轻的,缓缓的,吻了她的唇。

董卿僵在那里,不知如何动作。

周涛扶着董卿的肩膀,将她压在身下,再次吻住了她。

董卿愣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身上人在自己唇上辗转厮磨,过了许久才后知后觉的抚上她的背。

周涛她,真的,吻了自己啊……

不知过了多久,周涛撑起身子,借着微弱的高度优势俯视董卿:“卿卿,卿卿,该起床了。”

董卿不想起床,时间还早,闹钟还没响,她还没问清周涛为何如此温柔,她还想和周涛再这么美好的待一会儿,而不是像往常一样的两人在人前拼命的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手臂收紧,将周涛拉入自己的怀抱:“涛……再睡会儿,还早呢……”

「卿涛」心·思-3(OCC)

下午和晚上的两次联排比较令人满意,晚上十点钟就早早的宣布收工。在化妆间里听着楼道里演员们叽叽喳喳的准备回旅店休息,周涛将脑袋中的工作内容暂时打包压缩放到一旁,自己心中隐秘的心思渐渐浮现在脑海。

落荒而逃。

这是周涛对早上自己的反应最恰切的评价。

白天工作时,两人都如往常一般十足十的严谨专业,仿佛早上尴尬的一瞬间从未发生过。但,其实发生了什么呢?明明就是什么都没发生,不过就是一些肢体接触而已。平日在人前,两人手也牵过,拥抱也抱过,从没有过任何不妥,怎么就对这次的触碰如此在意?

周涛,不要反应过度。

“周姐,一起回房间?”董卿一边卸妆一边不经意的问。

周涛心中尴尬,且心虚,经过早上的事情,周涛总觉得董卿与往常没有丝毫不同的简单问话中藏了一层旖旎又危险的意思。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会在无意识中投怀送抱?早上明显是董卿比她先醒来,她又拥着自己躺了多久?还有她的眼睛,她早上拥着自己时溢着笑的眼睛!如果她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她为何不躲避拒绝?如果她没看透……她不能看透,必须不能!

周涛心中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但是,表情管理是基本功。

“不了,我还要去找一下导演,你先回吧。”

“好。”

————————

周涛抱着一床被子回到房间。

她不太想这么快面对董卿。白天的工作消耗了她大脑的所有功率,收工后她的脑子就像是耗尽所有燃油的发动机,不能处理如此棘手的问题。本想着找个地方坐坐,奈何旅店的小酒吧挤满了同事,晃出旅店,附近的店铺也都早早打烊。她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思绪放空,估摸着董卿已经洗漱好睡下,才慢慢地晃回旅店。上楼前,又找前台加了一床被子。

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发现门廊和床头的灯都还亮着。进门将被子放在床上,惊醒了在旁边靠着床头浅眠的董卿。

“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

“没事,本想再顺一遍流程再睡的,没想到看到一半睡着了。”

橘色的灯光打在董卿素净的脸上,显得柔和又恬静。

“这边早晚温差大,夜里有些凉,我找前台加了床被子。台本明天再看吧,你早些睡,我洗漱好也睡了。”

周涛进了卫生间,一边洗漱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今天晚上可千万不能像昨天一样了。从卫生间磨蹭的出来,董卿已经面向床外侧身睡熟,旁边的被子枕头也都铺好。周涛钻进被子轻轻躺下,背对着董卿,听着身后的呼吸声,嘴角向上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进入梦乡。

————————

一夜好眠。

周涛渐渐清醒,手摸到床头的手机,拿过来看看时间。

时间还早,但周涛没有赖床的习惯,掀开被子正打算起身,却发现另一床被子(应该是被自己弄的)堆在地上。

借着清晨清醒的脑子,周涛瞬间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去,身后紧贴着她的是董卿放大无数倍的睡颜,和如八抓鱼一般缠在她身上的四肢……

逃!尽快逃离这张诡异的床!

周涛试图将腰间的手臂轻轻解开,而手臂却意外的越收越紧。

“涛……再睡会儿,还早呢……”

「卿涛」心·思-2(OCC)

“我都可以,周姐你觉得呢?”

董卿说这话时,心里是有自己的心思的。周涛是她的前辈,是她的上级,是她的工作伙伴,她的朋友。但在董卿眼里周涛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漂亮、聪明、睿智的,很有吸引力的女人。周涛对她的好她看得到,对她的回避躲闪她也能依稀感觉到。

“住在一个房间,要怎么躲我?”董卿的心里憋着一口气。

————————

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董卿有些迷茫。住在一个房间,确实能让周涛直接的面对自己,而自己要拿什么样的姿态面对她呢?董卿没想好。一行人出来,工作是摆在第一位的,除去工作时间,两人能单独相处的时间也就只有每天醒来后入睡前的这几十分钟罢了。

哎,算了,等到回北京再说吧。

董卿的心绪,一如她面前行李箱内混乱的物品,那是在上一站工作结束后因赶时间而胡乱打包的结果。董卿将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再一件一件的放回去,内心的想法也随着手下渐渐整齐的行李而清晰起来。

嗯,对,回北京再说吧。

————————

洗好澡出来后,董卿立在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就那么看了许久。

她大概是睡熟了。

眼前的她卸下了平时面上厚重的铠甲,眉头微蹙着。以她工作狂的性格,估计是在担心明天的工作吧。

董卿掀开被子轻轻的躺上床。身旁的她距自己只有半臂距离,身上的热度穿过空气辐射到自己身上。董卿不敢乱动,怕扰了身旁人休息,只能在眼前细细描摹着她的样子。

董卿进入电视台认识周涛已有几年时间,她熟悉台上端庄的周涛,熟悉工作中严谨的周涛,熟悉私下里对身边人百般照顾的周涛,但像此时此刻,两个人能就这么静静地呆一会儿的时机,似乎从未有过。董卿很希望自己可以多清醒一会儿,可以有多一点时间细细的品味在她身旁的感觉,但她实在是累了,躺下没多久,气息就与身旁人完美同步,缓慢而绵长。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响起,董卿渐渐清醒,缓缓睁开眼。

陌生白色的天花板,并不精致的装修,不熟悉的被子,不熟悉的床。

这是暂时落脚的旅店,今天的主要工作内容是活动流程梳理和彩排,距离开工还有两个小时,应该还有时间好好的吃个早饭,不知道楼下的小卖店有没大果粒……

……

周涛怎么……

自己……

怎么会这样?

……

周涛整个身子紧紧地靠着自己,甚至有半边身子压在自己身上,头靠着自己的肩膀,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胸口。她的手臂揽着自己的腰,自己的手抚着她的背,她的腿缠着自己的腿……

董卿不明白,也没想想明白。

深吸一口气,是她的发香,轻动手指,是隔着睡衣也能感受到的骨感的背。董卿只觉得内心有一股满足感膨胀再膨胀。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闹钟再次响起,董卿知道温存的时间已经过去,轻轻的想把自己的腿从周涛身下解救出来,却惊醒了她。

董卿没敢继续动作,她不知道周涛对于现在的状况会有如何的反应。

眼前的人,嘤咛一声,抬手揉了揉眼睛,明显不太清醒。手随意的落下,正正落在那极软的一团。眉头微皱,手指微收,片刻,猛然抬头……

董卿浅笑的眸子对上身上人因震惊而放大的瞳孔,眼看着她的脸瞬间红透……

「卿涛」心·思-1(OCC)

这是周涛与董卿睡在同一张床上的第三个晚上。

老实说,周涛,后悔了。

本来不过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活动任务——某个三线城市的文艺晚会;统一安排住宿在三星级旅馆里——干干净净的没什么不好;两个人一个房间——从演员到工作人员都是一样。怎么偏偏成了现在这样呢?

————三日前————

一行人随着大巴车到了旅馆已是深夜,助理们去确认房间信息,周涛慢悠悠的拖着行李箱往旅店前台走着,董卿在她身后两步远。

远处几个助理好像在和旅店负责人激烈的讨论着什么,周涛有些许好奇,但没想上前询问,远远的看着她们——真的好累啊,只想快些分好房间快些睡觉。

周涛的助理满脸纠结的向着周涛跑来:“周老师,董老师。不好意思啊,是这样的,前期跟旅店负责人沟通的时候出了一些小问题,现在随行工作人员那边也在……”

“直接说结果吧。”周涛不常打断别人的话头,但她真的累了。

“就是……您和董老师……可以住大床房吗?确实没有标间了……”

周涛扶额,纠结。

周涛和董卿的关系很好。作为前辈,能遇见聪慧努力踏实的后辈,作为同事,能和一起工作的人成为很好的朋友,周涛是很满足的。两人工作上配合无间,休息时偶尔闲聊也有聊不完的话题,但是……但是这是第一次,周涛对一个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在工作上,两人依旧专业,私下里,周涛渐渐的小心翼翼不着痕迹地回避着她,但又总觉得她明亮深邃的眸子能看透自己所有拙劣的掩饰回避。

“我都可以,周姐你觉得呢?”董卿开口,语调柔软没了平时台上的吐字清晰,也没刻意掩饰眉眼间的疲累。

“那就这样吧。好了,很晚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周涛想着,不过是两个同事,同性的同事,短暂的睡在一起而已。以前也不是不曾与好姐妹同床共枕过,睡下前是朋友,睡醒后依旧朋友,如此而已。而且,如果能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助理们早就安排好了,也不会如此为难,若是拒不同意,恐怕一众工作人员都要陪着自己折腾到很晚。连日赶路加上繁重的工作,谁都不比谁更轻松,何必让所有人都休息不好呢?董卿也很累了。

上楼进了房间,助理们帮她们放好行李箱就出去了,脸上的自责让她更不好说什么。

“周姐,我要整理一下行李,你先洗澡吧。”

————————

温热的水,打在周涛脸上。

“这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周涛一遍又一遍的催眠着自己。

能有一个如此名正言顺的与董卿单独相处的机会,周涛的内心深处是雀跃的。但周涛不是一个轻易让感性压过理智的人,她太清楚董卿于她,就像是浅尝之后欲罢不能罂粟,美丽但十足十的危险。她很确信这三日间两人不会发生什么,但是自己呢?自己内心的那见不得光的心思,过了这三日,自己还能压制得住吗?

————————

吹干头发躺在床上,合上眼睛胡思乱想,但终究连日奔波加上高强度工作让周涛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周涛感觉到旁边的床微微下陷,是董卿。

两人盖着同一床被子,保持着礼貌的三十厘米的距离,一切都很正常。

周涛放下心来,沉沉睡去。